广告位
文章正文
冬之歌
作者:施昌声    发布于:2017-12-07 19:14:03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冬之歌

冬雪,摸索着穿过森林和峡谷,在地平线下掠飞归去以后,那么的惊异那么轻松安适。

我也许并不理解,也许不复记忆,从温暖的家乡走来,对来自异域的漂泊的灵魂。

这梦中的我还在等待另一种语调,那些已被忘却的思想和原则,已经满足了它们的需要,由它们去吧。

从我怀着眷念的恐惧的躯体里夺走了温暖的心,悄悄从我身旁经过,那有如曼陀铃的声音,随风而下在纷纷的飞雪中摇摆。

祈求上苍宽恕它们吧,而宣告结束也就是着手开始,寒风中的飞雪落在梦幻和现实织成的记忆里,散落着白雪静谧的伟大颂歌。

寒风呼啸使我震颤,仿佛听到风的声音在呼唤,让我永远沉醉在其中的静静的世界里。

假如寒风把它们驱赶,也并不懊悔,而且见多识广阅历丰而见识可谓多矣。也有助于它们瞬间的变化和交流感情显得浪漫和冷静。

寒风忠实地听从内心的吩咐,在我的四周围成象一只魔圄奇异的冷,但我不想孤独地逃跑。

寒冬不能把人从现实生活中解脱,而留下残梦里的寻觅、恍惚而不可自拔都是开了个玩笑而已,也是极其冷酷的,怎么样来忍受呢?怎么样能够满足那些无辜而沉默的世人,包括哪些已经成为人生之梦孤独的所遭受的精神压力而产生不安。

冬雪漫漫是大自然教育了它们,它就象风雪穿过了整个草原,象白云一样单纯,让更多的人有所接受,美好世界风光的普遍性并不是抽象的概念,而是表现于直接而具体以及独特的形态上,在阳光编织的金网里,在密蜜蜂甜蜜的歌声中,山谷里吠叫的狗,滚滚远去的火车,一切随风远去。

风雪人生路,.所有的暖与爱,温暖身心才能透过浓云望见青天,冷漠的摩擦不能提供任何许诺,只能从怀着眷念的躯体里夺走了温暖的心。

不要以为现代就是颓废与衰败的文明象征,那是要被修辞学埋汰的理论,属于陈年过时的语言。

应该更加勇敢地创造它们漫天飞雪的天地,和谐一致地在这空前绝后千载难逢的时刻。

冬雪之梦独享自己的清欢,在重演一生的作为和扮演的角色时的苦涩无味却一无所获。

将痛苦掩藏在严寒后面依然耀眼洁白,是超乎欲望之外的扩展,都受了一种共同的思潮的感召。

将悲伤悉数吞噬于环宇之中,世间万物也终将安然无恙。

默默承受,按住不知安息的眼晴,等待那一下敲门的声音。

慢慢地融化,闪砾着人道主义,并寻求更有价值的生活方法,其生命充满灵感,大胆而又深刻。

渐渐释怀于下一场黑夜的梦,关于死的梦不过是心儿偎依着乐士的人们,迸发出那早已熄灭的生命向往美好冲动,.没有任何人被惊动,也沒有人被玷污,不知不觉,飞雪纷纷扰扰,而且将所负的宜重荷卓尔忘怀。

          丁酉年十月

浏览 (47) | 评论 (0) | 评分(0) | 支持(0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施昌声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
文章评论
最新点评
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
发表评论
您的评价
差(1) 一般(2) 好(3) 很好(4) 非常好(5)
评论标题
评论内容
验 证 码
看不清?更换一张
匿名发表 
当前位置
自定内容
自定内容
自定内容
脚注信息
 版权所有 © 2009-2017 | www.mwen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| E-mail:mwenw88@163.com  
     技术支持/大畜 | 《闽文学网》QQ总群: 36129029  | 闽ICP备1200289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