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位
文章正文
读诗话有感
作者:大畜    发布于:2017-12-24 19:46:31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
诗人成名有哪些方法

近读《艺苑卮言》,其中说到文人成名的法子:“大抵世之于文章,有挟贵而名者,有挟科第而名者,有挟他技如书画之类而名者,有中于一时之好而名者,有依附先达,假吹嘘之力而名者,有务为大言,树门户而名者,有广引朋辈,互相标榜而名者。要之,非可久可大之道也。”
这些法子从古至今一直有效,当下诗坛中仍有这些,只不过并非正路,制造烟云而已。

 

诗为酒

《答万季埜诗问》对诗有一句很形象的比喻:“意喻之米,文喻之炊而为饭,诗喻之酿而为酒;饭不变米形,酒形质尽变;啖饭则饱,可以养生,可以尽年,为人事之正道;饮酒则醉,忧者以乐,喜者以悲,有不知其所以然者。”
诗歌的文本特征与散文小说不同,它是变形的语句,还有莫名其妙的阅读效果。我想,这效果是指诗歌的意境吧?

 

诗人与阅历

诗人要有一定的阅历,但阅历太丰富未必是好事。这在郭沫若身上有较好的体现,后期与前期差别太大了。王国维曾辩证地指出:“客观之诗人,不可不多阅世。阅世愈深,则材料愈丰富,愈变化,《水浒传》、《红楼梦》之作者是也。主观之诗人,不必多阅世。阅世愈浅,则性情愈真,李后主是也。”
因此不可一概而论。

 

下半身诗

"昔为倡家女,今为荡子妇。荡子行不归,空床难独守。"
《人间词话》认为这:可谓淫鄙之尤。然无视为淫词、鄙词者,以其真也。五代、北宋之大词人亦然。非无淫词,读之者但觉其亲切动人。非无鄙词,但觉其精力弥满。可知淫词与鄙词之病,非淫与鄙之病,而游词之病也。
以此看一些下半身诗作,其缺不在于用词,而是无真情。

 

意为统帅

读《姜斋诗话》,王夫之说道:“无论诗歌与长行文字,俱以意为主。意犹帅也。无帅之兵,谓之乌合。李、杜所以称大家者,无意之诗,十不得一二也。烟云泉石,花鸟苔林,金铺锦帐,寓意则灵。”
诗文要有思想,这是老调,重要的是王夫之所说的“云泉石,花鸟苔林,金铺锦帐,寓意则灵”。近读一些山水风景诗,感觉诗意贫乏,或许正是缺乏寓意吧,便觉王夫之的老调却是真理。

 

诗人要过四关

《四溟诗话》说:“凡作近体,诵要好,听要好,观要好,讲要好。诵之行云流水,听之金声玉振,观之明霞散,讲之独茧抽丝。此诗家四关。使一关未过,则非佳句矣。”
这是讲近体诗,但对当下现代诗歌也是一样的理。好朗诵、好听,好阅读,好评讲,不求诗诗都如此,但好诗都是这样。

 

不求甚解

诗有浅易直白的,也有朦胧晦涩,也有难于道尽诗意的。
明代谢榛说:“诗有可解、不可解、不必解,若水月镜花,勿泥其迹可也。”
对于一些高妙的诗,读者可神领心会,不必说也不好说如何好。只是对于不得不说的诗评家,却有道不得的尴尬。

 

用字之妙

读古诗,会说某字用得妙,如“红杏枝头春意闹”、“春风又绿江南岸”。
读现代诗歌,很难说某字用得妙,因为感觉很多诗是即时写作,缺乏深思,用字没有苦心经营。同样地,感觉现代诗歌缺乏经典。
《南濠诗话》有一段说得好:世人作诗以敏捷为奇,以连篇累册为富,非知诗者也。老杜云:“语不惊人死不休。”盖诗须苦吟,则语方妙,不特杜为然也。贾阆仙云:“两句三年得,一吟双泪流。”孟东野云:“夜吟晓不休,苦吟鬼神愁。”卢延逊云:“险觅天应闷,狂搜海亦枯。”杜荀鹤云:“生应无辍日,死是不吟时。”予由是知诗之不工,以不用心之故,盖未有苦吟而无好诗者。

 

诗妙在虚实间

明代李东阳:“诗用实字易,用虚字难。盛唐人善用虚,其开合呼唤,悠扬委曲,皆在於此。用之不善,则柔弱缓散,不复可振,亦当深戒,此予所独得者。”
值得品味。

 

诗评家不会写诗

有一种现象,诗人或多或少都会评一下诗友的作品,但有些诗评家,我们很少看到他们的诗歌,以至质疑他们的评论。
其实,诗评家不会写诗,不足为奇。
《麓堂诗话》载:刘会孟名能评诗,自杜子美下至王摩诘李长吉诸家,皆有评。语简意切,别是一机轴,诸人评诗者皆不及。及观其所自作,则堆叠饾饤,殊乏兴调。
诗评论与诗,是两种不同的文体吧。

 

繁不如简

古人说:诗不患无材,而患材之扬;诗不患无情,而患情之肆;诗不患无言,而患言之尽;诗不患无景,而患景之烦。知此台可与论雅。
材、情、言、景,不宜太繁多、丰满、而宜简约,以少胜多,体现出淡雅。
这算是传统的审美特征之一吧。

 

诗与酒

认识的一些诗人善饮,似乎无酒就不成为诗人,这古已有之,如李白。
唐李敬方有诗:“不向花前醉,花应解笑人。只忧连夜雨,又过一年春。日日无穷事,区区有限身。若非杯酒里,何以寄天真。”
而杜甫也有诗:“二月已破三月来,渐老逢春能几回?莫悲身外无穷事,且进生前有限杯。”
为诗而饮酒,但因酒而伤身的也不少……

 

诗有多少毛病

我们评诗,对于缺陷,或谈内容,或谈技术,或谈语言,但总觉能就那么几点。
前人精研诗歌可谓到极致,如《观林诗话》云:“昔人有言,诗有三百四病,马有三百八病,诗病多於马病,信哉。”
新诗一百年,新诗有多少病,却无人知个大概数。

 

诗之用字

《归田诗话》说道:“诗虽能致祸,然亦能解患。”
其中引用王维的例子。王维受伪命禄山于凝碧池置宴作乐,王维有诗:“万户伤心生野烟,百官何日再朝天?秋槐叶落空宫里,凝碧池边奏管弦。”唐收复两京,凡污于贼者,以五等定罪,肃宗因见此诗,王维得免。
近日读余光中的《乡愁》,觉其妙处,不仅在于不断升华,还在于“大陆”二字。如果在美国写这首诗,“大陆”改成“中国”也无不可。
但余光中用“大陆”,非常贴切,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,却表明了自己的立场,从而赢得我们的喜欢。
诗人也要有坚定立场。

 

多情自古伤离别

《沧浪诗话》写道:“唐人好诗,多是征戍迁谪行旅离别之作,往往能感动激发人意。”
其实,现代诗中的优秀之作,也多是写广义上的离别,如乡愁、再别康桥、偶然……
因为诗人多情,而离愁别绪,是共有的情感,所以离别题材最易引起共鸣。

 

学诗三境界

学诗有三节:
其初不识好恶,连篇累牍,肆笔而成;
既识羞愧,始生畏缩,成之极难;
及其透彻,则七纵八横,信手拈来,头头是道矣。
这说法类似“看山是山”,类似参禅。

 

诗有宜忌

严羽说:下字贵响,造语贵圆。意贵透彻,不可隔靴搔痒;语贵脱洒,不可拖泥带水,最忌骨董,最忌趁贴,语忌直意、忌浅脉、忌露味、忌短;音韵忌散缓,亦忌迫促。
这里提到诗的三个方面,一是诗意,二是诗语,三是韵律。
骨董,指琐碎的,陈旧的;趁贴,指过于求贴切。

 

秀而不实的“纯诗”

凡装点者好在外,初读之似好,再三读之则无味。要当以意为主,辅之以华丽,则中边皆甜也。装点者外腴而中枯故也,或曰“秀而不实”。(《藏海诗话》)
当然,也有诗人认为,诗不是传达思想,而是美的艺术……从而写出了“纯诗”。
与其言之无物,闽文诗群更强调质胜文。

 

诗歌三种气象

吴可的《藏海诗话》言道:“老杜句语稳顺而奇特,至唐末人,虽稳顺,而奇特处甚少,盖有衰陋之气。今人才平稳,则多压塌矣。”
这里提到了三种诗歌气象,确可为镜子,以反观时下的诗歌。
最好的诗歌,是那种稳顺的同时,还奇特有新意。

 

诗人的话语体系

意象,因象而成意。
欧阳修的《六一诗话》记载一个故事,有个进士名许洞,让几位诗僧作诗,但不能出现“山、水、风、云、竹、石、花、草、雪、霜、星、月、禽、鸟之类”,这些当时有名的诗僧皆搁笔。
对于隐居山寺的僧人来说,这些物象是主要的见闻,去之便无法下笔。假如让今人来试,也是要尴尬的。
 
 
 
诗之禅意

诗歌中表现物是人非的句子很多,有一句大家耳熟能详——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。但是能超出这种思想的诗歌不多,有位和尚却写出了一些新意。
据《北梦琐言》,福建有僧人怀浚做一绝:“家在闽山东复东,其中岁岁有花红。而今再到花红处,花在旧时红处红。”又做一绝:“家在闽山西复西,其中岁岁有莺啼。而今再到莺啼处,莺在旧时啼处啼。”
两首是一个意思,但减去思人的情感,多了一份山林禅意。

 

平淡的诗句

要说一些看似平淡而有深味的句子,我喜欢举“池塘生春草,园柳变鸣禽”为例。
《石林诗话》解释提好,其云:世多不解此语为工,盖欲以奇求之尔。此语之工,正在无所用意,猝然与景相遇,所以成章不假绳削,故非常情之所能到。
一些口语诗,也是平常语,但要能读出意味,才显得妙。

 

 


浏览 (92) | 评论 (1) | 评分(3) | 支持(0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大畜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
文章评论
最新点评
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
发表评论
您的评价
差(1) 一般(2) 好(3) 很好(4) 非常好(5)
评论标题
评论内容
验 证 码
看不清?更换一张
匿名发表 
当前位置
自定内容
自定内容
自定内容
脚注信息
 版权所有 © 2009-2017 | www.mwen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| E-mail:mwenw88@163.com  
     技术支持/大畜 | 《闽文学网》QQ总群: 36129029  | 闽ICP备12002897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