广告位
文章正文
朋友圈(11)
作者:施昌声    发布于:2018-03-09 21:57:58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朋友圈(11)

v朋友乃吾朋友圈谓之精通古文是也,与之交流,相见恨晚。其引据古义,宜征经典,其余杂说,参酌而已,不足一一而论。

时丁酉岁末老同学聚会,无心忽遇,偶与说起诗仙李白,夫天地万物化醇,非天地自能生也。皆若有神助,非人力所能为。然精诚之至,故哀感其《行路难》幽明,虽谓之诗仙亦可也。其以为天气盛也,而谓然曰:“吾乃知诗仙李太白欠考虑,胜少年盛气多矣!”

v朋友接着诵读李太白《行路难》其一:“金樽清酒斗十千,玉盘珍羞直万钱。停杯投箸不能食,拔剑四顾心茫然。欲渡黄河冰塞川,将登太行雪满山。闲来垂钓碧溪上,忽复乘舟梦日边。行路难!行路难!多歧路,今安在?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。”

李太白典校诗书二十余年,学问渊博,文章名满天下。而天性高傲,甚喜交游。以词赋经心,惟时时追录所见所闻,以消闲人生。诗言行路难,在岁月夏老秋之间。非深山穷谷,险阻幽隐之处,无不物色。归去来,取庄子语,又作《行路难》其三首。待他归时,人使出自言,似无此理,随意装点,从而闻见之,又所未解。留仙之才,以太白之间,如叠矩重规,灼然才子之笔,必取火熔经义。然则是事,古有之矣。

然而,多年失意潦倒,至于辨理析名,妙极精微,引据古义,俱有根柢,则学问见焉。滔滔前世,渺渺来修。叙述行路难,贯穿始终,如云容水态,洄出天机,则文章亦见焉。先生未必功名擦肩而过,或未必尽知也,遂让李太白心灰意冷。出其余枝,以笔墨游戏耳。

莲花夏开,唯避暑山庄之莲,至秋乃开,较长安以内迟一月有余。至九月中下旬,翠盖红衣,宛然尚地。李太白京师之所遇,当录以待君子论定之。若不是玉真公主及贺知章称赞其诗赋共相诧异,展转探视,唐玄宗亦不会读到李太白诗赋,苑中每与盛事,娄见于圣制诗中。

唐玄宗尤对其诗赋赞赏有嘉,而李太白诗仙气度,半生游历生涯,亦深深打动耳。于是,娄娄召其进宫。大唐天子,倜傥风流,儒雅多情;与之李太白诗仙气度,半生游历,深邃学识,然唐玄宗此为极其鲜明对比之,而附庸风雅而已。

白衣卿相,供奉翰林,李太白乃是为皇上写诗文行乐,伴其风花雪月。不能撺度为谁也,“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”,俯仰半世之间,能勿睾然远想哉?

缘才子之笔,务殚心巧,飞仙之笔,妙出天然。唐玄宗每有宴请或郊游,李太白皆侍从,即命即兴赋诗,风雅无限,境界故不同耳。

唐玄宗携贵妃共赏牡丹,李太白作《清平调》。“名花倾国两相欢,长得君王带笑看。解释春风无限恨,沉香亭北倚阑干。”即记此事也,然晚风吹衣,栗然忽醒,以为同游者夜至也。

物各有所制,药各有所畏。李太白每日虽陪伴君侧,如征比然,其昏沉累日。吟诗作赋终是闲职,则倒悬其魂,无法施展其抱负,为之执鞭,所欣慕嫣。

同年作行路难其三首,尝与诸友游东山,至深处,见有微径。试缘而登,寂无居人。从此李太白纵酒自娱,或以为仙笔。天子呼之不早朝,其数在天,不得而尤人。是为君过而然,杨国忠为其捧砚,高力士为其脱靴,非为一己而然也。

越千年,曾无灵响,何忽今日而为神。李太白揆以天理,殆必不容。如此狂人、诗仙,唐玄宗虽爱慕其才,终不予重用。真乃恒宣武诛,便失所在。遂使一时失足者,无路自赎,反自暴自弃,非教人补过之道也。

今彼已转轮,寿终正尽。所谓饿死事小,失节事大。是诚千古之正理,然为一身言之耳。久而久之,终被唐玄宗疏远,似又当别论矣。李太白被搁置在诗苑,隐而不书,悯其遇,悲其志,乃春风酒水解忧,为贤者讳也。

          戊戌年正月
浏览 (545) | 评论 (0) | 评分(0) | 支持(0) | 反对(0) | 发布人:施昌声
将本文加入收藏夹
文章评论
最新点评
更多点评 发表点评
发表评论
您的评价
差(1) 一般(2) 好(3) 很好(4) 非常好(5)
评论标题
评论内容
验 证 码
看不清?更换一张
匿名发表 
当前位置
自定内容
自定内容
自定内容
脚注信息
 版权所有 © 2009-2018 | www.mwen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| E-mail:mwenw88@163.com  
     技术支持/大畜 | QQ总群: 36129029  | 闽ICP备12002897号   闽公网安备 35040302610006号